胡颖廉:盘活医保个人账户资金

近日,北京市明确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账户可用于支付参保人员配偶、父母、子女在定点医疗机构就医、定点零售药店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医疗费用。这种被称为医保个人账户“家庭共济”的模式,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社会广泛期待和赞誉。

健康是促进人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之一。从规模上看,近年来我国卫生总费用持续增长,但筹资结构存在两大问题。第一,2020年个人卫生支出约占卫生总费用的28%,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约有15个百分点的下降空间。第二,政府支出和基本医疗保险占比约56%,这一数值高于同属于发展中人口大国的印尼、巴西、墨西哥。换言之,不论是个人支出还是公共、社会投入,其健康筹资水平都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自身经济实力。进一步分析看,在与百姓最相关的病人医药费用中,个人现金支出依然高达44%,医保报销比例低、覆盖范围小等问题直接影响群众获得感。

过去很多地方禁止医保账户资金借与包括家庭成员在内的他人使用,目的是防止资金被随意套取滥用,其初衷是好的。然而数据显示,我国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累计结存不断增长,从2016年的5200多亿元,发展到2020年的10096亿元。于是出现一个尴尬局面,一方面是医保筹资压力巨大,另一方面因个人账户使用范围过窄导致资金花不出去。如何盘活医保个人账户资金的“一池春水”,成为政策创新的着力点。

早在2017年1月,浙江省就根据当地发展水平和医保资金结余情况,出台政策允许家庭成员之间医保资金进行共济互助,通俗地说是“个人参保、全家受用”。对于家中有慢性病患者或者老年人的参保者而言,这一政策大大提高了个人账户资金的使用效率。与此同时,将长期闲置的资金用于家庭成员内部的医疗费用共济,而不是用作一般消费性支出,对社会来说也是公平的。

此后,重庆、安徽等地也积极创新,将医保个人账户资金的用途拓展到购买商业健康险、消费体育健康服务等领域。这其中,特别是放开个人账户历年结余资金购买商业健康险,有利于通过商业保险市场机制,引导参保人员为其本人和家庭成员在已有基本医保基础上进一步私人订制个性化医疗保障,放大医保基金用于重特大疾病医疗费用保障的功能,从而完善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

同时也要看到,医保个人账户资金使用还可以更广、更活。下一步,应继续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让有为政府赋能有效市场,开源与节流相结合,优化医保个人账户结构。

在开源方面,考虑医保个人账户更加灵活地与商业健康险、个人健康体检协同。例如,城市普惠险近年来广受关注,其具有投保限制少、保费低、覆盖医保目录外药品等特点。截至2021年5月,26个省份共推出140余款城市普惠险产品,经测算参保人数已达6000万人。考虑到我国区域间发展不平衡,城市普惠险可以对基本医保起到一定补充作用。但目前城市普惠险平均保费为60元/人,且设置较高免赔额2万元,其长期发展仍待时间检验。有关部门可对城市普惠险提供指导,鼓励使用基本医保个人账户余额为个人或家庭其他成员购买城市普惠险。地方政府则做好城市普惠险的承保方选择、最低赔付率设置、超赔风险补偿等工作。

在节流方面,需要改革职工医保基金划转结构。国家已明确要求改进个人账户计入办法,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计入标准原则上控制在本人参保缴费基数的2%,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根据问题导向改革个人账户的单位和个人缴费结构,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作者:胡颖廉(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生态部教授)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ICP备案号: 鄂ICP备17003595号-1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