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燕林:中央苏区如何开展体育运动

中央苏区时期,为了适应革命战争需要,红军因陋就简,开展了形式多样的体育运动。他们练就了钢铁般的筋骨,提高了军事技术,增强了综合素质,先后粉碎敌人的四次“围剿”,为中央苏区红色政权的创建和巩固奠定了坚实基础。

早在井冈山时期,红四军就开展了一系列军事体育活动。每当战斗、工作之余,红军将士便出操训练、刺杀投弹、摔跤较劲、野操爬山。在开创中央苏区的斗争中,体育活动更是与军事训练连成一体。到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前夕,红军体育运动已有良好的基础。

当时,由于国民党残酷的军事“围剿”和严密的经济封锁,中央苏区物资严重匮乏,广大军民的生活异常艰苦。一些士兵长期营养不良,身体虚弱,且当地卫生条件差,不少人染上疟疾。此外,在赣南、闽西作战中,随着俘虏兵成分大量增加,部队得不到及时教育和整训。鉴于此,红军延续了井冈山时期的优良传统,在艰苦的环境下,利用战争间隙从体能、技能、战术等方面开展体育运动。

重视体能训练

体能训练是红军开展体育运动的重头戏。1930年4月,毛泽东和朱德在《红军第四军司令部第八号训令》中指出:“我们红军作战既没有强盛的火力压倒敌人,又没有军用化学可以制胜,全凭着已腾沸的热血、誓死斗争的决心和敌人肉弹相搏,用血去染成赤色区域。所以每次胜利全靠官兵奋勇猛进,以我们的勇敢骇倒敌人。然而,这样就要靠有强健的体力才能一天奔跑百多里路,抢十多个山头,作几场恶战。”

为了训练体能,红军规定各部早操时间或多操持枪体操,或徒手体操。在每星期的操课表中还须另有体操时间。晚上多做各种运动,如竞走、踢球、演习、叠罗汉……

艰苦的体能训练练就了红军战士过硬的本领。正如《英勇顽强艰苦耐劳的五军团战士》一文所述:“红五军团在历次作战中,一仗比一仗英勇。黄陂蛟湖之役,将要打火那天,五军团的同志都一起跑步四五十里到火线上,没有吊(掉)队。接着便是继续不断地向敌冲锋连夺许多山头,虽然在敌人猛烈炮火下,但战士们仍然奋勇前进,没有一个人感觉疲劳。”

力量训练是红军体能训练的重要项目,因为力量是夺取最后胜利的关键因素。简陋的武器装备、少量的弹药供给,决定许多时候要凭刺杀解决战斗。而在刺杀搏斗中,需要强大的体力支撑。欧阳钦在《为学习和提高军事技术而斗争》一文指出:“提高军事技术,必须发展体育运动,锻炼强而有力的身体。比如刺杀与投掷手榴弹的熟练与准确,是争取最后胜利的保证。我们部队中最近表现还刺不透投不远的弱点,这是投刺与臂力差的原因,我们应时常练习臂力和体力。部队中疾病,行动中落伍掉队还不少,体力虚弱,亦是一个主要原因。与敌人白刃肉搏时,我们的体力差,亦常有表现,所以应提倡体育,发展体育运动,养成强健身体的阶级斗士。”

不仅如此,战士们还在休息时间设置单杠架、吊绳、吊棍、吊环、爬城索等简单器械,进行体操训练,或布置障碍物,进行竞走训练。这些训练项目,有效地提高了红军的体能。

经过严格的体育训练,有的战士练就了“飞毛腿”,有的战士变成了“大力士”,有的战士成了能百步穿杨的“神枪手”……掉队的士兵少了,患病的士兵也少了,红军队伍里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一次,毛泽东兴致勃勃地看完红五军团的刺刀表演后说:“真是杀气腾腾啊!这个好,打起仗来,敌人吓也吓坏了。”他看障碍跑时说:“这像攻坚战,这样练,小小的城墙不用梯子了,壕沟也能一跳就过。”还对投弹战士说:“你投弹像迫击炮一样,打敌人很好啊!”

强化技能和实战演习

射击训练是技能训练的第一要务。《红军第四军司令部第八号训令》强调:“我们还没有制弹厂,还没有固定的后方。子弹无多,就应该特别爱惜,射击精确才能杀伤更多的敌人……锻炼身体增进体力,熟习(悉)瞄准增进射击效能,是现在红军军事训练中的第一要着……”

为提高战士的射击技术,红军特别注重射击教育。部队增加射击教育的时间,每一个月至两个月,召集一次各纵队及军直属队的体力比赛和射击比赛,由各部选手参加,分别给予奖品,以资鼓励。

在艰苦的条件下,许多战士练成了神枪手。例如在中国工农红军学校举行的八一军事体育竞赛中,就涌现了三发二中在20环以上的特等射手150名(上干队除外),能抛40米以外的手榴弹手180名(上千队特科营在外)。据国民党的俘虏兵讲:“红军的射击真算好手。我们在一个阵地上虽然被迷雾笼罩着,但红军打来的枪差不多每一粒子弹都死伤着人。一时遭受极大的杀伤,战线不得不崩溃动摇;尤其是这次营长以上的官长大部中弹死伤。这就是证明红军都是射击好手。”

红军体育运动重视实战训练,因为一些战士“昨天入伍,今天就要参加战斗”。工农红军学校曾在瑞金附近举行军事演习,科目中有“营内第一梯队连对防御敌人的进攻”。

演习进攻的连与防御连的地域相隔约500米。虽在一片平地上,但进攻者能利用敌火的间歇,以火力与运动配合,交互前进。至冲锋出发地时,所有营属步兵平射炮、步枪等一齐向敌阵发射,有力地配合了突击队第二梯队攻入敌方右侧翼,占领敌防御地域的前沿。这次演习证明了红军已不只“善于山地战”,且善于平原作战了。

红军还把军事课融入到体育运动中,教学内容主要根据实战需要,以步兵战术为重点,其中包括运动军事课的教学用语,运动战、夜战、袭击战和山地战等战术。教学方法注重启发式和问答式,提倡示范、沙盘作业,要求讲解与实地演习相结合。体育训练和野外演习的课堂教学时间占总课时的四分之三,学员在课堂上可熟练地掌握攻击、防御、追击、袭击、退却、侦察、警戒等战斗要领、要则,并学会游击战、遭遇战和伏击战的战法。

红军体育运动发展迅猛

中央苏区时期,军事化体育运动得到普遍发展。20世纪30年代初,中央提出了“锻炼工农阶级铁的筋骨,战胜一切敌人”的体育工作方针,得到红军热烈响应。他们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加紧训练,甚至在行军途中也不间断。大量的体育运动,使红军战士增强了体魄,练就了一身好筋骨,掌握了过硬的作战技能。

在数次反“围剿”战争中,红军都处于敌众我寡、武器装备差、作战技术落后的劣势。每次胜利全靠官兵奋勇猛进,英勇杀敌。战士们克服一切困难,用冲锋精神进行着革命竞赛。

这一时期,红军由单纯的游击战转向游击运动战。为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将士们不惜纵横几百里,或跑到敌人后方攻击,或设伏于敌人两翼,或从两地的驻军中穿插而过。他们凭借强健的体魄和顽强的意志,以极快的行军速度赢得战机。

为巩固苏维埃政权,红军还攻克了赣南、闽西多地的土围,活捉豪绅地主、反动首领,解救出被压迫的贫苦工农,扫清了中央苏区周围的反动势力,扩大了红军的影响力。

1933年3月,红军取得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创造了红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兵团伏击歼敌的范例。至此,整个中央苏区设有江西、福建、闽赣、粤赣四个省和瑞金直辖县,共有60个行政县,总面积约8.4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达453万(时称500万),红军总人数为12万余人,中央苏区步入全盛时期。

是时,红军依然坚持自力更生、因陋就简地开展体育运动。他们在比较平坦的山坡上修建田径场,用竹子编织圈环绑在竹竿或木桩上制成篮球架,将废布、旧棉花做成球。无论是炎热的夏季还是寒冷的冬天,是在休整期间还是行军途中,他们都坚持体育训练。

到延安时期,毛泽东提出“锻炼体魄,好打日本”。在1937年洛川会议上,毛泽东又提出八路军的战略方针是“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根据作战需要,确定了以射击、刺杀、投弹三大技术为重点训练科目。这与苏区时期的红军体育运动一脉相承。

可以说,中央苏区的体育运动随着红军的发展壮大得到很好的延续,并影响深远。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ICP备案号: 鄂ICP备17003595号-1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