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鹏 王永贵:新发展阶段擘画人的发展三种样态

“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个重要论断。新发展阶段既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阶段,也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历史性跨越的新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新的征程上,我们要“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新发展阶段在时空交互场域中“映照现实、远观未来”,昭示了人的发展更“高”“新”“美”的三种样态。

新发展阶段标定人的发展更“高”样态

新发展阶段标定人的发展更“高”样态,有其特定的生成理路和时空展开。正如恩格斯所指出:“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人的发展不是永恒不变的“在场”,而是历经时空场域的“转换”,不断生成人的发展更“高”样态。从人的发展内涵审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蕴含着促进人的发展的题中之义。而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我们党愈加注重发展方略的前瞻性思考、发展目标的全局性谋划、发展步骤的战略性布局、发展成果的整体性共享。同时,更加注重制度顶层设计的谋篇布局,持续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更加注重改革发展稳定的统筹兼顾,不断确证“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

相较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人的发展各项指标,新发展阶段推进人的发展所涵盖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等方面的指标范围更广、标准更高。在经济建设中,牢牢把握物质资料生产是推进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是一切发展的动力之源,通过健全和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实现财富的有序流动,筑牢人的全面发展所需的物质基础;在政治建设中,进一步坚持和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使政治生活更加稳定有序,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得以有效保障;在文化建设中,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原则,坚持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的发展方向,创造出数量众多、质量上乘的文化艺术精品,全方位呈现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过程中的文化软实力;在社会建设中,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持续推进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协同推进“人民富裕、国家强盛、中国美丽”的长远重大战略,牢固树立“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的生态意识,让优美的生态环境成为推进人的全面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

新发展阶段呈现人的发展更“新”样态

新发展阶段对人的发展目标进行更加精准的统筹设计,在时空交互维度标明了人的发展更“高”样态,同时也在时空发展“场域”中标定人的发展更“新”样态。在国家层面,注重“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整体性推进,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明确“新时代发展为了谁、发展依靠谁、发展成果由谁共享”的价值向度。在社会层面,注重全体人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等方面权益的整体性改善,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同时,科学把握差异性发展原理,正视新发展阶段人们获取发展权益存在差异性的“实然”样态。差异性发展的“实然”样态,只要不触及、不损害整体社会公平,在一定“制度空间”中可视为激发社会公众创造财富的“再生动力”。当然,我们致力于通过社会制度的“良序”和“善治”建设,彰显出发展之“社会正义”。在个体层面,我们既理性审视个体发展的“差异性”,寻求“消弭”个体发展差异性的现实之道,也紧扣个体发展“同一性和谐”,不断开辟个体发展正义的“应然”向度。国家、社会、个体三重维度协同推进人的发展,彰显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

新发展阶段不断拓展人的发展更“新”样态,需要讲好、讲清、讲明人的发展“新故事”。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直至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建成,我们迈上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新征程。人的发展“新故事”的讲述,既是话语充满自信的“敢于发声”,也是话语充满智慧的“善于发声”。我们讲好人的发展“新故事”,需要不断强化并“介入”话语设置的议题权、主导权和评判权,为推进人的发展贡献中国智慧、中国力量、中国方案。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迈向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我们走出一条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这是一条迥异于西方“资本逻辑”的现代化之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为人的发展提供了切实可行的实践路向,并不断丰富话语的“表达权”和“评议权”,体现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的崭新路径。当然,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只是为世界各地提供了一种可选样本,其他发展中国家还可以有更多的自主选择。

新发展阶段谋划人的发展更“美”样态

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直至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建成,可视为人的发展进程中新的“起点”。这一“起点”历经时空积淀应运而生,推动人的发展由“量变”转向“质变”的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新发展阶段走向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描绘的理想社会,在时空场域的变换中,不断谋划人的发展更“美”样态。人的全面发展理想样态的达成,需从马克思和恩格斯描绘的理想社会中寻根问源、相互比照。马克思和恩格斯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矛盾运动为切入点,深刻揭示出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进而科学划分出人的发展不同阶段。从中国的具体国情来看,新发展阶段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的现实保障。受到生产力发展水平等客观因素的制约,人的发展水平和样态还未能彻底摆脱“对物的依赖”发展阶段。只有在未来社会的时空场域中,人的本质才能实现全面的“复归”,人的全面发展才能展现出更多的生机和活力。

进入新发展阶段,我们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不断拓展人的全面发展的时空维度,不断推进实现人的发展更“美”样态,将使人的发展不断“向前”“向全”“向好”。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走向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过程中,党中央不断开辟人的全面发展的新境界。任何社会制度的完善总是历史和实践的产物,总与人们的社会实践活动息息相关。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每一代都立足于前一代所奠定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前一代的工业和交往,并随着需要的改变而改变他们的社会制度”。新发展阶段推进社会制度的“良序”和“善治”建设,是“在新的征程上更加坚定、更加自觉地牢记初心使命、开创美好未来”。在更加美好的社会制度中,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生产者才能“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人们才能自由自觉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在闲暇自由中不断丰富自身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个性,顺利跨越必然王国的“峡谷”走向未来自由王国的“殿堂”。随着新发展阶段人的发展三种样态的精彩展现,我们必将走好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独具特色的人类文明新形态。

(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南京师范大学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22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ICP备案号: 鄂ICP备17003595号-1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