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国的世界级智库

从“拥抱世界”到“影响世界”,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时代的巨变赋予了中国智库沉甸甸的历史责任:迎头赶上西方智库,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中国声音,为人类文明进步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7月20日,在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与美国宾大沃顿中国中心举办的“中国智库:影响力构建与提升”研讨会上,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表示,没有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在30多年中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会产生伟大的思想火花。他相信在时代与社会的巨变中,中国一定会产生世界级的思想家和智库。

破除对西方智库的盲目崇拜

在多种全球智库排名中,前十名常常被西方智库垄断。李成认为,相对于一些西方智库的百年发展史,中国智库纳入国家战略层面发展起来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年轻的中国智库正处于大浪淘沙的时代进程中,面对发展中的问题不必妄自菲薄,对西方智库更不能盲目崇拜。

李成认为,外界对西方智库的认识存在几点误区。他提到,外界往往误以为独立性是西方智库的显著特征,但西方智库实质上并不存在绝对独立性。西方智库有的具有明显的党派色彩;有的代表一定集团的利益;有的是政府、半政府性质的智库,更谈不上独立性。

研究水平高是外界对西方智库的又一认识误区。李成说,美国有1600多个智库,但真正有影响力的不过二三十家。美国智库的研究水平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样高,否则不会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许多重大事件的预测上出现失误。近一二十年来,美国学界对全球事务的研究逐渐走向衰落,许多学科的发展也出现了问题,“经济学变成了数学,政治学变成了统计学,研究对现实世界没有意义”。

对于外界认为西方智库竞争力强的认知,李成也表达了不同看法。他认为,当前的美国智库,无论是政府智库还是民间智库普遍面临财力资源短缺的困境。10年前是美国智库资助外国学者的访学项目,而今天变成了美国智库需要外界赞助。财力资源短缺无疑会对美国智库的整体竞争力产生制约。此外,西方智库对自身的定位也面临重大挑战,游走于政府、利益集团、学界、商界、媒体之间,西方智库与不同社会组织之间的竞争关系愈加明显。

不断提升中国智库创新力

与会学者认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思想力的支撑,而智库是提供思想创新的发动机。正视智库在大发展进程中的问题,不断提升中国智库的思想创新力,将有利于增强中国的软实力。

中国智库的研究具有相当的前瞻性。李成举例说,在日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宣布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而早在几年前就有智库学者呼吁建立类似机构。他还提到,近年来中国政府部门与智库之间愈加顺畅的人员双向流动,也表明了中国智库之于政策制定的重要影响力。

思想创新力是智库的核心竞争力。在李成看来,虽然由于国际话语权不足制约了中国学术的世界影响,但并不意味着当今中国没有世界级水平的思想家。事实上,在很多研究领域,中国学术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例如,对中等收入人群的研究,中国学界成就斐然。2010年研究中国中等收入人群的西方专著不过寥寥三四本,而中国学者的专著超过了150本,其中不乏经典之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也对中国智库和中国学术的未来充满期待与信心。他表示,与过去主要学习借鉴西方不同,今天中国与世界的发展步调呈现出统一性。中国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世界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中国智库只要坚持“用脚底板做学问”,深入中国实践,找准发展的痛点、堵点、难点,在世界的视野、历史的经验、理论的启发下研究问题,就能产生影响政策、影响社会、影响未来的思想。

中国的发展壮大和全球治理的改革完善,正在历史的节点重叠。这迫切需要不断探索智库运行规律,完善智库人才培养的激励机制,不断加快提升创新能力,以更加扎实和更加迅速的步伐走向世界。对于中国智库的未来发展,李成表示,拓宽中国智库发展的全球视野至关重要。中国智库未来应加大中国学术著作外译的力度,出版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学术与政策分析并茂的智库期刊,加强与海外智库的全面合作。此外,中国智库对海归人才的吸收不应局限于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背景,还要吸引有印度、非洲、拉美等留学背景的人才。唯其如此,才能拓展中国智库的全球视野,塑造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思想大国。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E-mail:hbsskl@163.com 鄂ICP备170035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