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南:恽代英——信仰的力量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有一个名字与中国革命史、中国青年运动史紧密相连,那就是36岁即于南京雨花台慷慨就义的恽代英。他知识渊博、胸怀大志、坚守信仰、高瞻远瞩,在短暂一生中,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富强做出重要贡献,留下丰厚宝贵的思想遗产,是优秀中华儿女中的杰出代表。在当今中国社会发生深刻的历史性变革和发展的重要时期,恽代英的思想与精神,仍具有跨越时空的现实价值和恒久生命力。

青年的启蒙者

1895年,恽代英出生在湖北武昌一个大家庭。祖父恽元复是湖广总督张之洞的高级幕僚,父亲恽爵三长期在外地教书。恽代英6岁入家塾,10岁进高等小学堂,14岁小学毕业后,随父母到老河口。当地无中学,恽代英的母亲只好自己教育。她的家教只有6个字:自省、自学、自律。自省,就是多反省自己,最好的办法是记日记。自那时起,恽代英每天写日记,并给家人和朋友看。这个习惯延续到他做秘密工作时才终止;自学,就是阅读家庭藏书,如《纲鉴易知录》《战国策》《古文观止》《饮冰室文集》等。另外,找当地邮政局局长学英文,顺便利用邮局选阅当地邮递的书报。几年阅读了大量报刊,以及孟德斯鸠等人的著作;自律,就是管住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从此,恽代英对个人道德修养要求日益严格。

“在大革命前后的青年学生们,凡是稍微有些进步思想的,不知道恽代英,没有受过他的影响的人,可以说没有。”现代文学家郭沫若曾撰文这样回忆恽代英。从18岁到36岁,恽代英留下几百万字文字资料,记录其思想脉络,且具有前瞻性。许多人多年后回忆自己如何走向革命道路,都对启蒙者恽代英难以忘怀。

“利社会、利国家、利天下”,恽代英将这三句话作为思想的起点,用文章作带领青年追求真理的火炬。恽代英指出:“皇帝时代的主人翁就是皇帝”,现代社会的“主人翁就是民众”。他主张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我们是要谋全体人民的利益和政治,不是要谋任何优等阶级利益的政治”,国民革命是为了谋取“占国民大多数的工人、农民的利益”,强调中国革命只有依靠工农群众、发动工农群众,才能取得成功。

恽代英是党内最早提出青年运动必须始终走与群众相结合的道路这一观点的领导人之一。早在1922年,他就在《为少年中国学会同人进一解》中明确提出:“群众集合起来的力量,是全世界没有可以对敌的。”他指出:青年、青年运动和群众的结合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们专靠自己纯粹的血与汗,是不能成功的,想利用别的靠不住的势力,是有弊病靠不住的。我们必须利用群众集合的力量”。他进一步分析说,群众的力量是发源于本能的冲动,因此有盲目性。青年应该懂得群众的心理,为群众提供理性智慧的指导,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恽代英鼓励广大青年到农村去,到田间去,去宣传和教育农民。恽代英尤其重视青年工人运动,他号召广大青年:“我们一定要与产业无产阶级的革命势力联合,我们的革命势力才伟大,能够必然的获得胜利。”

同其他早期革命家一样,恽代英的许多活动是摸索着前进。他说自己是“摸黑路”前行的爱国者。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后,他的许多活动仍带有摸索性质,因此他的很多文章具有启蒙作用,至今予人启迪。

革命的先驱者

恽代英是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之一。1920年4月,他受少年中国学会的委托在编辑《少年中国学会丛书》时,将“马克思及其学说”列在“社会急切需要的”图书首位。同年10月,他翻译了恩格斯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部分章节(译名为《英哲尔士论国家的起源》)在《东方杂志》发表。年底,他又受《新青年》杂志委托,翻译了考茨基《阶级争斗》一书,由新青年社1921年出版。该书在中国首次比较全面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对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一大批先进分子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产生过重大影响。毛泽东后来曾对美国记者斯诺回忆说,他自从看过《共产党宣言》《阶级争斗》和《社会主义史》这三本书之后,便确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从此“就没有动摇过”。恽代英在入党前后从事中学和师范教育,足迹遍及武汉、安徽、四川等地。恽代英走到哪里,就把马克思主义的火种传播到哪里,深受广大青年的敬仰。

恽代英积极倡导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坚决反对洋八股,号召青年作家从“象牙之塔”和“亭子间”走向社会生活,投入到伟大的革命斗争实践中去,创造出革命的文学,达到宣传人民、教育人民、鼓励人民为民族解放和自己解放而斗争,这些思想今天仍然有着巨大的价值。

恽代英是中国共产党早期著名的军事家,也是中国共产党内最早认识到武装斗争重要性的领导者之一。在其短暂而光辉的一生中,军事活动占有重要位置。1926年2月20日,恽代英就在《黄埔潮》第35期上发表文章《党纪与军纪》,阐述其建军治军观点:一是科学阐明党和军队的关系,核心是党指挥枪。他说:“在党军中间,党高于一切。”这也是今天人民军队党指挥枪的理论来源之一。二是在强调党纪的同时,重视军纪。

恽代英重视并善于组织青年人,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们人人都应该做太阳系,教他周围的人做行星,教行星周围的人做他的卫星。卫星进而为行星,行星进而为太阳系,如此轮回,便是改造中国的方法。”他教育青年人要正确认清形势,站在斗争的前线,摒弃只说不做的恶习,舍得牺牲个人利益,为实现革命的理想,尤其要本着共产主义精神,到被压迫的群众中去,为他们的利益而斗争。对此,恽代英提出对有志青年的三个要求:第一,每星期至少牺牲六小时,做有益于社会改造的事业;第二,每星期至少牺牲六小时,做时事与社会改造理论与办法的研究;第三,有收入时至少捐其十分之一做有益于社会改造的事。这个倡议引起强烈反应。

恽代英是党内最早提出青年运动必须始终走与群众相结合道路观点的领导人之一,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一直高度重视依靠广大青年和群众的参与来宣传马克思主义。“他们要是革命的,便不应离开群众。他们果真为革命工作,便应钻到群众中间去,去和群众融洽起来,探知群众的生活、习惯、心理及要求。我们与群众发生了密切关系,群众才能相信我们,而且我们才能有把握地宣传群众。这样革命工作,才能有基础,才能成功。”恽代英倡导广大的党员同志到群众中去,了解群众需求,学习群众方法,得到群众信任,这样才能赢得强大的革命力量。

同时,恽代英较早关注到农民问题,很赞同党深入农民群众中去。周恩来在《学习毛主席》的讲话中提到,五四运动后,毛泽东在城市搞工人运动,恽代英建议毛泽东“可以学习陶行知到乡村搞一搞”。

恽代英的群众观是我党群众路线早期雏形的具体体现。在日后发展中,中国共产党继承这一优良的群众观点并发展创新,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基本工作路线。周恩来总理曾评价“恽代英永远是中国青年的楷模。他的精神永远不会过时”。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鄂ICP备17003595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