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伦:今天我们为什么要纪念孔子

9月28日是孔子的诞辰纪念日,全国各地纷纷举办各种祭典活动。孔子开创的儒家学派,深刻影响了中国2000多年。不久前,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张汝伦做客“思想食堂”,为大家解读孔子其人及思想。

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很高,这是因为他对中国历史乃至人类历史都有独特的贡献。他的贡献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奠定文明,教化终生。”

他在历史上被称为“素王”,意思就是“没有王的头衔,实际上行王者之事”。我们把孔子称作“万世师表”,是因为他的功业符合北宋大哲学家张载说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孔子的根本目标是要使社会成为一个好社会,国家成为一个好国家。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在他看来很简单,关键在于人能不能成为一个好人,能不能成为一个君子。

所以孔子的学说,不是分成修身和治国两个部分,修身和治国是连成一体的。修身之后,就能在社会上起到栋梁的作用。

要想建立一个合理的社会和国家,就要追求文明,其中包括使人成为一个文明的人,这也就是孔子追求的一个目标——文质彬彬。

孔子实际上是要校正当时畸形的文明。因为孔子所在的时代,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兄弟残杀,父子谋位,比比皆是。在那个时代,原来的礼仪、原来用来衡量价值的规范失效了,大家已经不再称其为规范。

孔子认为,价值示范被颠覆了,实际上就是文明完蛋了,整个社会面对的,是“要做禽兽还是做人”这样的选择。

人类从自然天赋上来讲,论力气没有牛大,论跑步没有狼快,不能长期在水里生存,嗅觉不如很多动物灵敏,甚至连过冬都有问题。但为什么人类还能在历史的长河中高于动物一等?对于这个问题,荀子的回答是,因为我们人能够“群”,也就是说我们人能够形成一个社会。

人之所以能够组织在一起,归根结底,是因为人群中有一样看不见的东西——人伦。人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又必不可少,夫妻、儿女、父母这几个基本关系,然后延伸出去,构成了整个社会的基础结构,所以人伦一坏,社会就会完蛋。

舜接了尧的班以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教人们做人的道理,即人伦常理。舜手下负责教育的大臣出了个主意,说要给百姓施以“五教”,即后来孟子总结的“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据说舜做了这件事以后,就天下大治了。可是到了商朝的时候,又搞得一塌糊涂。为什么?因为商朝的朝廷敬鬼不敬人,在拜神上花了很多钱,对老百姓的疾苦一点不关心,结果就被周取代了。

周文王和周公这两个人头脑极其清醒,他们思考:商朝这么一个统治了中国600年的王朝,为什么会完蛋?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因为没有老天爷。老天爷站在人民一边,谁替人民办事,谁就是老天爷,老天爷的意志就是人民的意志。

由此,周定出对殷商遗民的亲民政策:“无罪不杀、有罪不杀、各宅其宅、各田其田。”各宅其宅,各田其田,就是安居乐业。老百姓首先要有房子住,有地耕种。周朝的制度,是把老百姓的疾苦放在考虑的第一位。

表面上看,周朝无非是打下天下后,考虑如何能够把天下坐稳,和古代的其他朝代没什么两样。但是你如果再看得深一点,可以看到,它的这个制度,考虑的不是眼前三年五年的社会稳定,而是一个长效机制。

然而一个制度实行久了,就会慢慢地没人当回事。再加上外在的影响,所以到了孔子那个年代,礼崩乐坏,社会没有方向,也没有准则,乱套了。

所以孔子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要重建中国的价值体系,提出了八字方针:克己复礼,天下归仁。这个礼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制度——周礼。

如果要天下归仁,第一步要克己复礼。我们不把自己的七情六欲给管住,怎么能够复礼?

但孔子不是说要靠硬性规矩、靠制度、靠外在的教规,而是靠学习、靠教化、靠读书来启发人的道德良知。《论语》里“学而篇”放在第一位,绝对是有所考虑的。因为学以成仁,学习是人成为人的一个关键,是把一个人从生物学意义上的人,变成一个懂道理的、人文学意义上的人的根本方式。

最后经过孔子艰苦卓绝的努力,这个价值体系不但建立起来了,而且在中国维持了2000多年。

(解放日报记者徐蓓整理)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ICP备案号: 鄂ICP备17003595号-1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